首页 | 教育资讯 | 教育访谈 | 专题报道 | 高校展示 | 校园资讯 | 教学论文 | 公务员 | 高考 | 考研 | 中考 | 四六级 | 中小学幼儿教育 | 名师 | 校园展示 | 小记者
鲁网 > 教育频道 > 教学论文 > 正文

执政党的社会整合: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代逻辑

2020-02-24 13:42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要求出发,党的治国理政可以围绕着政治、经济、文化、制度等领域的整合展开,体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系统化的整合发展过程。

  作者:济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杨立志

  整合是社会发展的基本形态,体现为一个往复式运动和螺旋式上升的过程,是达到社会文明的必然之路。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治国理政的过程实质上就是实现社会整合的过程,是全面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过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来,国际国内环境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西方对我国的意识形态渗透更加隐蔽,方式变得更加复杂,国内发展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因此,从党治国理政的角度分析如何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亦或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角度审视党如何推进社会整合的进程,都是需要研究阐释的重要理论问题。所以,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要求出发,党的治国理政可以围绕着政治、经济、文化、制度等领域的整合展开,体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系统化的整合发展过程。

  一、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政治整合

  一般来说,自国家产生以来,政治整合就成为政治发展的基本形式,是社会整合的重要构成。对于任何执政党来说,政治整合的目的就是要达到高度的社会政治认同,形成社会共识,构建一个有利于政党执政的良好政治环境。因此,在政党政治运行的过程中,无论政治整合表现为什么形态、采取什么样的方式、结果的实现如何,几乎都是以执政党的意识形态整合为核心,围绕着执政党的意识形态传播、渗透和认同而展开的,实际上体现为执政党意识形态的社会化。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其意识形态就是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和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成果,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不断发展、创新和完善的。所以,无论从政党执政的角度,还是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新时代的政治整合必须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为核心,改善社会政治心理,推进有序政治参与,正确实施政治宣传,构建良好政治生态,全面巩固党的执政基础。

  第一,整合社会政治心理,凝聚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在当代国际政治大环境不断复杂多变的背景下,中国共产党不仅不能放松而且还必须进一步加强对中国社会政治心理的整合建设力度,提高人们对社会主义政治的科学认识,凝聚人们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认同。这种整合可以采取思想政治教育和政治实践体验的方式进行,清除一些人思想中存在的非社会主义政治心理,把一些潜意识的社会主义政治心理提升为坚实的社会主义政治意识,从而达到凝聚社会政治共识的目的,不断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和执政地位。

  第二,整合社会政治参与,构建和谐稳定的社会政治基础。社会政治参与是执政党进行社会整合的重要内容,是筑牢政治基础的关键环节。“我们不断扩大人民有序政治参与,人民实现了内容广泛、层次丰富的当家作主”。[1]这表明伴随着全面深化改革的不断深入,我国政治参与制度不断完善,人们的政治参与意识不断增强,表现为一种积极有序的政治参与过程。但是受西方社会思潮的持续冲击,在一定的时期和阶段政治参与仍会出现失序现象,甚至在一定区域还会愈演愈烈,严重影响了国家的政治稳定。由此,中国共产党必须重视对社会政治参与的整合,实现社会主义的有序政治参与,保持和谐稳定的社会政治局面。

  第三,整合社会政治宣传,建立科学准确的宣传体系。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大国,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性在一些区域还不同程度的存在着,其产生的消极结果往往就是社会政治宣传的不准确、不充分、不生动,直接影响了政治宣传的效果和政治整合的有效推进。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在一些地方的一些组织中个别人偏离社会主义宣传方向,产生了恶劣的影响。可见,中国共产党对社会政治宣传进行整合是极为必要的,也是符合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根本要求的,其目标就是要建立科学准确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宣传体系,推进社会政治整合进程。

  二、实现社会主义利益协调的经济整合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国家经济总量不断攀升,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中国共产党执政的经济基础不断得到巩固。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经济领域也出现了一些突出问题和亟需解决的矛盾,需要中国共产党加大经济整合力度,缓解或消除经济发展的矛盾和问题,达到社会主义利益的协调共享状态。

  第一,有效巩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整合发展以经济整合为基础,而对于我们党来说,经济整合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进一步巩固执政的经济基础。对于这个问题的理解,马克思主义曾告诉我们,执政党要治国理政就必须掌握一定的经济和物质力量,这恰恰就需要相应的经济基础给执政党提供这种经济和物质力量,否则执政党的执政能力也就无从谈起。当代世界范围内,中国的经济发展既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也面临着来自国际和国内的双重挑战,致使通过有效经济整合巩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任务变得尤其重要和繁重。因此,中国共产党的经济整合必须充分遵循中国经济发展规律,按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要求深化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实现中国经济的又好又快发展。

  第二,科学解决经济发展中的矛盾。执政党要发挥其掌握的政权力量,稳步实现对国家经济的整合,保持经济的健康平稳发展,就必须学会解决经济建设中的各种矛盾。这就要求中国共产党在经济整合中,首先要掌握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准确把握经济规律。在经济建设实践中,没有科学的经济理论支撑的经济整合是不会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更不可能在整合进程中解决经济发展中的矛盾问题。其次要提高驾驭经济发展的能力和解决矛盾的本领。经济发展中两类矛盾的内容、形式和特点不尽相同,许多矛盾还会叠加呈现,产生巨大影响。因此中国共产党只有不断提高自身能力,掌握解决矛盾的本领,才能真正实现有效经济整合的目标。总体上看,解决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矛盾的过程,就是一个通过经济整合逐步达到经济协调发展的过程,展现了中国共产党实施经济整合的具体方式方法,描绘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整合的生动画卷。

  第三,正确处理利益分配中的问题。对于执政党来说,利益分配中的问题有时会成为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关键性问题,一旦这些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就会严重影响甚至破坏正常经济秩序,导致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和积聚,最终摧毁政党的执政基础。中国共产党要实施经济整合,就必须把利益分配问题纳入到一个更高的战略视野,既把它作为社会主义经济整合的具体过程和内容,又把它作为经济整合中更高意义上的战略手段。按照这种思路,中国共产党一方面需要提高服务意识,就利益分配中的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切实解决利益分配不足不公等问题,“特别是要从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入手,做好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民生建设,全面提高公共服务共建能力和共享水平”。[3];一方面还要把利益分配与经济改革联系起来,进行战略性安排,统筹处理利益分配中的问题。

  三、拓展社会主义价值取向的文化整合

  文化是一个国家生长发展的精神源泉和精神动力,它根植于国家社会土壤中,为人们的行为提供价值选择和前进力量。对于一个执政党,要推行其执政理念,筑牢其执政基础,形成政党意识形态引领社会文化发展的良好态势,就必须对社会文化进行整合,达到既能实现执政党对社会文化发展的主导作用,又能出现“百花齐放”和“百家争鸣”的文化繁荣景象。显然,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整合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引领社会文化发展的过程。这一整合在内容上体现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社会渗透与传播,在逻辑上表现为社会主义文化与它文化的关系发展,在目的上最终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

  第一,发展繁荣社会主义文化。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基本条件,为其长期执政提供了社会文化基础和不竭的思想动力。“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4]因此,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既是中国共产党进行文化整合的根本目标,又是文化整合必须遵循的根本原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整合必须坚持以发展繁荣社会主义文化为根本方向和目的,避免文化整合过程中出现过快过急和偏离方向的现象。要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共产党在文化整合中,一方面要充分发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功能,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与优秀传统文化的融合发展;另一方面要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时代创新,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永葆青春与活力。

  第二,尊重文化多样性发展规律。文化整合必须尊重文化自身的发展规律,以此为基础实现社会各类文化的碰撞、兼并和融合,进而从构建执政者需要的文化系统出发推动社会文化的发展与繁荣。社会主义国家要实现文化整合,构建起有利于执政党的社会主义文化系统,就必须坚持文化的多样性发展规律,形成既有意识形态文化,又有社会民俗文化,既有社会主流文化,又有社会分支文化的社会文化生态系统。由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整合需要以正确把握当代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规律为基础,以尊重文化的多样性发展为前提,建立起符合中国实际、具有显著中国特色的文化体系。

  第三,纠正文化领域的错误倾向。随着中国文化的开放程度不断提高,中国与世界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不断增加,更多的文化思潮在中国汇聚、传播,甚至在局部氛围内对社会主义文化形成强烈的冲击,这些思潮中有各种非社会主义思潮,更有一些反社会主义的思潮,“其要害就是企图让我们丢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丢掉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5]受这些思潮的影响和迷惑,有些人开始产生错误认识,社会主义价值观开始扭曲,最终走向了社会主义的反面。因此,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整合必须坚持社会主义的价值取向,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确立为目标,对社会其它文化进行改造,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强大优势。同时,提高党对社会思潮的扫描和监察能力,善于发现并及时纠正文化领域的错误倾向,防止这些错误思想在更大层面上的传播与影响。

  四、提高社会主义民主功能的制度整合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高度重视制度建设,在全面加强党内制度建设的同时,不断建立和完善国家发展中的各项规章制度,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顺利前进提供了科学有力的制度保障。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总体构架中,人民民主的不断深化发展显著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在制度建设方面的巨大成就,同时也展现了党对社会主义民主制度进行整合发展的时代进程。新时代的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整合发展必须围绕着社会主义民主展开,不断提高制度的民主功能,保证人民当家作主。

  第一,建立科学完备的社会主义制度体系。总结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经验,制度建设在推动国家发展中往往起着关键性作用,一定条件下,一种制度设计会改变执政党的人心向背,甚至会关系到国家的生死存亡。邓小平在谈到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建设时,就曾指出:“我们过去发生的各种错误,固然与某些领导人的思想、作风有关,但是组织制度、工作制度方面的问题更重要。这些方面的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6]可见,建立一个科学完备的社会主义制度体系,是中国共产党进行制度整合的基本目标,更体现了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水平和能力。所以,建立科学完备的社会主义制度体系永远在路上,仍旧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整合的根本目标和实践要求。建立更加科学完备的社会主义制度体系,要求中国共产党在治国理政中具有世界战略眼光,始终站在国家发展和民族兴亡的高度,整合制定出能管“一百年”的根本性基础性制度,还要善于聚焦问题,整合制定出能够切实解决当前经济发展和社会建设中问题的具体可操作的制度。

  第二,切实维护制度的权威性。通过制度整合建立起科学完备的制度体系后,还必须在整合过程中逐步树立这些制度的权威性,造就一个充分尊重制度、认真遵守制度和忠实执行制度的社会环境。在这一点上,最根本的是坚持党的领导制度的权威性,“我们这么大一个党、这么大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党中央定于一尊的权威,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争论不休,不仅会误事,而且要乱套!”[7]改革开放后,中国共产党在制度的整合建设中不仅重视制度的质量,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等各项制度建设,还高度重视维护制度的权威,充分发挥制度应有的功能和作用。新时代的中国共产党要进一步加强制度整合,就要抓住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建设这个关键环节,构建具有鲜明中国特色和显著世界优势的民主制度体系,维护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权威,并以此为突破点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科学的产生机制和有效的运行体系。

  第三,正确认识西方的制度设计。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程度的不断提高和西方制度的持续影响,有些人往往把民主与西方联系起来,总是认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制度的民主内涵比中国的丰富,严重影响了社会主义制度民主功能的发挥。对此,习近平告诫指出:“如果我们用西方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来剪裁我们的实践,用西方资本主义评价体系来衡量我国发展,符合西方标准就行,不符合西方标准就是落后的陈旧的,就要批判、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8]因此,中国共产党的制度整合,除了剔除资本主义制度的渗透,对旧制度进行废止和完善,不断拓展新制度的影响力等方面,还要让全社会正确认识资本主义的制度设计,充分认识到西方制度是不能照搬照抄的,必须从中国国情出发进行科学的制度安排。

  五、完善社会主义执政资源的功能整合

  所谓执政资源,是指执政党在治国理政中形成的所有执政要素的总称,包括政治资源、经济资源、文化资源、生态资源等多个类型。从理论上讲,一个国家之内的所有自然和社会要素都可以成为执政党的执政资源,按照执政党的意志和要求发挥其影响、渗透、改造、创新等各类功能,推动国家各项建设事业的平稳健康发展。然而实践中,与自然资源向执政资源的转化相比,社会资源的转化就需要一个有计划的整合过程,从而形成资源合力,最大程度发挥社会资源的建设功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执政资源的整合过程,实际上就是执政党统筹推进社会资源建设,不断提高社会主义执政资源功能的过程,体现为执政资源功能结构的最优调整与配置。

  第一,正确处理社会资源与执政资源的关系。社会资源与执政资源是两种不同的资源类型,社会资源是社会发展的基础,为社会的正常运行提供养分,执政资源是执政党治国理政的基础,为政权的不断巩固筑牢根基,在一定条件下,社会资源又是可以转化为执政资源的,成为执政党治国理政的重要力量。所以,中国共产党在当前资源整合过程中,首先要正确处理社会资源与执政资源的关系,一是不能混淆社会资源与执政资源的界限,它们之间在内容表达、作用方式、现实效果等方面是有明显区别的,比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资源,作为社会资源其内容表达基本是历史传承和个人叙述的结合,其价值灌输处于一种自发状态,对人们的影响力是有限的,作为执政资源其内容表达则是时代转换和科学阐释的结合,具有强烈的价值引导功能,对全社会形成明确的文化辐射。二是明确社会资源可以向执政资源转化,但这种转化是有条件的转化,当条件不成熟甚至不存在的时候就强行实现转化,社会资源不仅不能转变成执政资源而且还会造成社会混乱,严重影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程。

  第二,有效实现社会资源向执政资源的转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资源整合的目的就是要强化资源的各项功能,最大限度地把社会资源转化成执政资源。为此要正确把握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转化的发生往往是在一定范围和一定阶段内出现的,条件不同转化的内容、方式和结果就会有所不同,中国共产党要善于把握转化规律,学会根据不同条件进行彻底转化或有限度的转化。这样,资源转化过程才不会脱离实际,才能实现有效转化。二是社会资源一旦能够转化为执政资源,说明这种资源已经蕴含了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公共价值观,对这些价值文化要采取一种充分尊重的态度,只有这样党的意志才能真正发挥对社会资源的引导作用,或通过社会资源实现对社会的引领。

  第三,科学构建社会主义执政资源体系。执政资源建设是一个宏大而又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到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关系到国家建设的方方面面,构成了执政党治国理政的实践框架。中国共产党要提高治国理政能力,就必须推动社会资源的整合创新与整合发展,为执政资源提供持续不断的资源基础,建立起科学完整的执政资源体系。一是要建立培育机制,设定明确的战略目标,有计划有步骤地把社会资源发展成具有执政功能的资源。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进程中产生了大量的社会新资源,但是这些资源不会自然而然地成为党的执政资源,需要进行有目标的战略引导和培育。二是要对已有的执政资源进行科学的整合,建立更为优化的资源结构,实现更为有效的资源配置,形成资源合力发挥更为强大的功能。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程的不断前进,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资源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有些资源已经不能满足社会建设的需要,比如一些陈旧失效的制度资源,有些资源则需要进一步传承创新,比如一些优秀的文化资源。这就需要对已有的执政资源进行及时整合,从而达到推陈出新、不断优化的效果,最终形成科学的社会主义执政资源体系。

  参考文献:

  [1][5][8]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第287、327、327页。

  [2][3][7]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中央“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编:《习近平关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重要论述选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2019年,第358、84、280页。

  [4]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41页。

  [6]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333页。

  转载来源:《社会整合视域下中国共产党政党文化建设研究》(杨立志著,2018年4月版)32—46页。


责任编辑:殷会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