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资讯 | 教育访谈 | 专题报道 | 高校展示 | 校园资讯 | 教学论文 | 公务员 | 高考 | 考研 | 中考 | 四六级 | 中小学幼儿教育 | 名师 | 校园展示 | 小记者
鲁网 > 教育频道 > 教育访谈 > 正文

台湾才女的跨海良缘 陪最好的你来到最好的山东

2018-09-29 10:05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对于身边人而言,生于台湾、居于山东的许慈风身上兼具着两种气质。“摘下眼镜,她就是个欢快纯真的邻家小妹;戴上眼镜,就变成知性温婉的人民教师。”不过,无论处于哪种状态,笑容是她永远不变的标识。

  鲁网9月28日讯(记者 王琦崴)对于身边人而言,生于台湾、居于山东的许慈风身上兼具着两种气质。“摘下眼镜,她就是个欢快纯真的邻家小妹;戴上眼镜,就变成知性温婉的人民教师。”不过,无论处于哪种状态,笑容是她永远不变的标识。诚挚的微笑源自对命运的感恩,许慈风觉得自己一直很幸运:“在最美的爸妈身边度过了最好的童年,又在最美的年华遇到了最好的他,然后去最美的地方找到了最好的工作,在最美的时代感受着最好的生活。”她对于“美好”是如此定义的:“喜欢的就是最美的、合适的就是最好的。”

  注定属于校园的书香儿女

  1985年,许慈风出生于台湾彰化的一个书香门第。“我父亲是中学校长,母亲是教导主任,一个典型的教育之家。经济条件不能说太出色,但从小也是衣食无忧。”

  孩提时期的许慈风就显现出了“学霸”的气质,“每当父母念书讲故事,我总会乖乖坐下听着,这一点和我妹妹的反差挺大的。”许慈风的妹妹小她4岁,“调皮好动,是家里最不安分的小活宝。”虽然姐妹俩性格迥异,但父母一视同仁,“每当闹了别扭,我们会同样被罚。当然,我的父母从不打孩子,他们更喜欢用沟通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也是这是教育工作者的职业习惯吧。”

  虽然父母宽厚,许慈风依然刻苦,“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名列前茅,也没有过什么淘气和叛逆的举动,是一个典型的‘乖乖女’。”身边人都觉得,这个女该将会无波无澜地完成学业,然后继承父母的衣钵。“每个人都说我注定属于校园。然而,年轻时的一场波折,让这个预言差点破灭。”

  高中毕业后,许慈风选择停止学业,转而步入社会求职。

  “这个决定让大家震惊了。其实,我是受了当时的价值观影响,觉得应该早点去就业谋生,学个一技之长。当然,还有个比较天真的原因,是我在学校里一直受到大家的关注,让我产生了一种幸福的压力感,久而久之就感到疲惫了,觉得学校外面会轻松一些。”

  “走出校园后,我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和想象中截然不同,充满着丛林法则。这对年轻的我而言,显得复杂而残酷。”几经打击之后,年轻的许慈风身心俱疲,不知何去何从。“心理奔溃了,仿佛置身于无底深渊,看不到一丝光明。幸好,就在最绝望之时,父母的爱重新照亮了我的人生。”

  看着向来乖巧省心的女儿日渐萎靡,许慈风的父母心疼得直落泪。“那时候爸妈每天体贴入微地照顾我。为了让我打开心结,妈妈常常抱住我听我倾诉;爸爸请来最会做劝导工作的朋友,帮我疏导情绪、重塑自信。我终于走出阴霾时,他们已经憔悴苍老了许多。”说到这一段过往,许慈风不时抬一下头,不让泪水流下来:“父母的爱真的是天下最纯粹的感情。所谓‘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现在我也成为人母,更加懂得他们当年的不易。”

  经此一番折腾,许慈风明白自己远未做好工作准备,还是学校最适合年轻的自己。于是,她重装上阵,返回校园续写着自己的“学霸”生涯。

  随后,她顺利考入台湾朝阳大学,然后去了美国迈阿密圣托马斯大学攻读艺术管理硕士学位。

  在美国,她遇到了自己一生的归宿。

  不存在一见钟情,只有越了解越喜欢

  “华人留学生的校友圈规模有限,我和他在开学没多久就认识了。”话题从父母转移到爱人身上,许慈风立刻破涕为笑:“一件钟情?不存在的!我对他的第一印象相当糟糕,暗自低估这个人的表情太凶恶了,还提醒朋友们小心提防着他。”

  随着进一步的接触,许慈风才发现这个男孩其实敦厚和善,“更奇怪的是,他的面相也一天天变得阳光了,简直像换了张脸。”按捺不住好奇,许慈风主动和对方聊起了心中疑惑,“才知道他的体质有些特殊,对于时差异常敏感,引起了一连串的不适。第一次见面时,正是他身体最难受的时候,所以整天一副龇牙咧嘴的样子。”

  那时,许慈风的妹妹也去了美国,姐妹俩商量着租房住。“没想到他也租了同一座公寓,我们成为了校友加邻居。这一住就是4年,足以让我了解一个人。”许慈风说,这个男孩看起来不修边幅,但是古道热肠,而且做得一手好饭。“我和妹妹没少去蹭饭,彼此关系越来越近。”

  毕业前夕,“他向我表白了。当时,我们之间已经是那么熟悉。显然,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认定我是最合适的那个人。”面对一份诚挚的爱意,许慈风欣然接受了。

  “在一起后,他提出带我去他的山东老家,那是一个我从未踏足过的地方。”

  横跨两岸,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定居。事实上,这个人生最重大的选择,并没有困扰许慈风太久,她甚至是带着一种雀跃的心态随爱人奔赴山东的。

  夙愿遇上机缘,台湾女儿花落山东

  “首先呢,我从小就吃山东馒头,对这种可口面食的产地充满好奇;其次呢,我的专业比较冷门,山东旅游职业学校为我提供了合适的岗位;还有,现在交通那么发达,台湾和山东的距离不再显得遥远。”许慈风说,“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的爱人承诺会永远好好对我,对此我深信不疑。因为我从小就听说,山东人重家庭、守承诺,能让另一半幸福。所以,嫁到山东是件开心的事情。”

  许慈风表示,来到山东后,发现“这方水土和这方人,比自己想象的更为亲切。”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对这个远道而来的山东“儿媳妇”关照有加。

  “以我的公婆为例。刚嫁过来时,我在饮食上不太适应。虽然鲁菜色香味俱全,但对于自小口味清淡的我而言,实在是咸了些。公婆发现后,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开始少放盐和酱油。全家人为我改了几十年的做饭习惯,这就叫一切尽在‘无盐’中吧。他们真的感动到我了。”

  “再说我的工作。我们山东旅游职业学校的师生们简直不要太可爱。当年能给我一个专业对口的岗位,已经让我感激不尽了。正式上岗后,领导同事们没有因为我来自远方而冷落我,反而处处关照。”许慈风说起了此次采访过程中,负责和媒体对接的同事李玉洁。“她那么用心地帮我了解情况、安排时间,你能感觉出她对我的保护和照顾吧?其实我和玉洁小姐妹的日常交流并不密切,一旦有事,她的热心肠就显露无疑了。其他同事们也是一样。”许慈风又说,在刚站上讲台时,“普通话带着口音,怕因此受到学生的嘲笑。结果,我被学生们的礼貌和配合吓了一跳。当时我觉得,山东人的尊师重道真是名不虚传。”

  “还有一件事不能不说。我第一次单独带着孩子回娘家。进入机场后,一位阿姨看到我,立刻走过来说‘闺女你怎么自己带孩子来坐飞机了?这也太辛苦了。’然后她一边接过我的行李,一边提醒别人都行个方便。”许慈风说,“山东大婶”和善的笑容和爽朗的声音如今仍历历在目,“我和这位阿姨只同行了一刻钟,却足以让我铭记一生。”

  “家人、同事、朋友,还有陌生人,都是如此的善良。我工作和居住的环境都非常漂亮。而且,我在济南的这几年,眼看着天蓝了、水清了、雾霾基本上绝迹了、城市愈发美丽了。对了,政府还出台照顾港澳台同胞的政策,让我很是惊喜。所以,我觉得一切都已经足够美好,没有再多的要求了。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学生们都学有所获、学有所成,也算是我为山东做的一点贡献吧。”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
./W02018092936709035080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