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资讯 | 教育访谈 | 专题报道 | 高校展示 | 校园资讯 | 教学论文 | 公务员 | 高考 | 考研 | 中考 | 四六级 | 中小学幼儿教育 | 名师 | 校园展示 | 小记者
鲁网 > 教育频道 > 要闻 > 正文

新职业缘何既受青睐又让人不敢爱?

2021-01-15 09:23 来源:工人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随着产业的更新迭代,越来越多新兴职业涌现,养老护理员、电商主播、宠物美容师等新兴岗位,为新生代农民工带来广阔前景和较高收入。与此同时,面对新兴行业,新生代农民工好奇、新鲜之余,也对其稳定性和职业发展有所疑虑。

  随着产业的更新迭代,越来越多新兴职业涌现,养老护理员、电商主播、宠物美容师等新兴岗位,为新生代农民工带来广阔前景和较高收入。与此同时,面对新兴行业,新生代农民工好奇、新鲜之余,也对其稳定性和职业发展有所疑虑。

  服装搭配师、电商主播、自媒体博主、试吃试睡员……近来,许多陌生又新奇的职业如雨后春笋,伴随科技创新和文化发展应运而生。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特别是物流快递、农村电商、乡村旅游等新业态的兴起,进一步拓展了农民工的就业新空间,新兴业态成为不少农民工特别是新生代农民工就业的首要选择。

  新兴职业受新生代农民工青睐

  从四川泸州来渝打工的农村姑娘张丹,因为喜欢吃火锅选择到重庆一家火锅底料厂做销售。去年,她在同事们的鼓励下,尝试直播卖火锅底料,没想到效果不错,半年时间直播近150场,平均每场销售底料超1吨。最好的一次,2个小时就销售5吨多底料,远远超过原来的销售业绩。

  疫情期间,以网络主播、电竞选手、网络作家、快递小哥等为代表的新职业受到新生代农民工追捧。新职业的吸引力主要在于工作更自由,同时可将兴趣作为职业发展方向。此外,岗位缺口大、人才需求量多、薪酬待遇好也是新职业的优势。

  来自重庆垫江县的彭红高中毕业后未能考上大学,来到重庆主城一家手机维修部从事接待工作。长期的耳濡目染加上勤学好问,且对手机应用十分熟练,这些日常的积累让彭红在去年成功应聘渝北区龙塔街道城市管理网格员。

  彭红告诉记者,自己的大部分工作都和手机上的两个APP分不开:一个是“渝北网格”,要将网格内人员信息、房屋信息等上传到该软件,并保持实时更新;另一个是“智信”,要将网格内暴露出的各种城市管理问题一一拍照取证,上报到该软件。上报事项涉及道路损坏、占道经营等13个大类160个小类,不能漏报,也不能误报,上报有效率纳入全区社区工作考核。

  彭红每天行走在自己负责的网格,无论暴晒还是大雨,微信运动步数都超过1.5万步。随着数字城市管理兴起,像她这样的网格员也越来越多,仅龙塔街道的13个社区就有83名。

  记者了解到,诸如养老护理员、垃圾分类员、宠物美容师、幼儿体能拓展教官等越来越多新职业的涌现,为新生代农民工带来广阔前景和较高收入。据58同城《2020家政服务行业报告》显示,我国家政服务市场规模达5400亿元,近88.6%的家政从业者来自农村。在细分行业中,母婴护理占比最大,养老看护增长速度最快,月嫂、护工、保姆的求职人数同比增长40%以上,受广大求职者欢迎。

  转型升级塑造职场“新蓝领”

  与第一代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农民工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但随着新兴产业不断推陈出新,对劳动者的素质要求也越来越高。

  “要想多卖货,就要胆子大,敢于表现出与众不同。”张丹表示,作为带货主播要熟悉产品的卖点和市场的痛点。

  来自重庆奉节县大山里的陈立俊由于家庭经济困难,高中只读了一年便跟着同村学裁缝,先后到过广东、福建、浙江打工,如今在重庆主城的一家制衣厂工作。

  1990年出生的小陈表示“想做服装设计师”,而立之年的他因文化水平不高有点自卑,但仍不放弃梦想,“等我攒够了钱,就去服装培训学校学习服装设计。”

  调查显示,超过70%的家政服务员年龄超过45岁,低学历、老龄化影响行业健康发展。去年,健康照护师、老年人能力评估师均作为新职业,正式列入我国职业分类大典目录。同时,聚焦从业人员数量不足、职业技能水平不高等实际问题,人社部、民政部、财政部等近日组织实施“康养职业技能培训计划”,拟于2020年至2022年,培养培训健康照护、养老护理、家政服务、婴幼儿照护等各类康养服务人员500万人次以上,其中养老护理员200万人次以上。

  “我们还将加强新职业和相关职业技能标准开发,做好人才评价工作,拓宽职业发展空间。对经评价认定合格的,纳入证书查询系统和信息管理服务平台,向社会公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新职业发展窘境亟待破解

  据媒体一项调查显示,排在受访新生代大学生最想从事的新职业前3位的,分别是自媒体博主(56.31%)、试吃试睡员(45.90%)、服装搭配师(31.48%)。

  仅有大专文凭、来自万州农村的25岁姑娘沈琳琳梦想成为李子柒,她不顾父母反对辞去镇中心校教师的工作,做起了自媒体博主。沈琳琳的视频属于创意服饰,用麻袋或者绳子做服装的创意,加上亮丽的外形,一度颇受欢迎。由于只有一个人做,没有团队的支撑,仅靠打赏的钱难以满足生活需求。小沈有些无奈,社会认可度不高、家人不支持成为从事新职业的一大难题。

  在重庆社科院社会所研究员王永木看来,新职业具有随机、碎片化的特点。“在传统行业,做一个项目是一辈人甚至几辈人来传承,但新职业的生命周期相对较短。”王永木表示,新行业的造富、造星能力吸引了很多青年,但对从业人员的引导和相关培训尚未跟上,如果缺少职业规划方面的教育,这些行业带来的负面效果就会显现。

  重庆能源集团90后员工刘巧告诉记者,虽然新兴职业看起来比朝九晚五的工作更自由,但真要让自己从事这类职业,还是有些犹豫,“感觉不够稳定,缺乏安全感。”

  出生于1995年的王明高中毕业后跟随父母在重庆一建筑企业打工,他表示技多不压身,希望能考取电工技师等能提高业务技能的证书。这样的想法也代表了不少新生代农民工的心声。

  “新职业从业者在劳动合同、五险一金、工作稳定性等方面都有待提升。”重庆长江上游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莫远明表示,相关部门应根据新职业特点及发展趋势,提出促进新职业健康发展的政策法规体系建设,以保证新行业、新职业未来朝着良性、可持续方向发展。


责任编辑:李秀娟
分享到: